1. <address id="n5eqc5"></address><div id="n5eqc5"></div><option id="n5eqc5"></option><button id="n5eqc5"></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客戶中心->正文

            他留下的畫如今最高價已拍到了1300多萬元人民幣

            當暮霭沉沉之時,排列5走勢圖們被勸說要相信楚天遼闊;當草長莺飛之時,我們被勸說要防備前方蜀道之難;當我們成長到每一個階段時,我們都被提醒著完全不合時宜的任務。于是,童真就如那風鈴,漸行漸遠,消逝不見。
              “孩子從賣氣球的人手中牽走一個心願”,多麽可愛而美好的詩句,甚至可以想象那洋溢著燦爛的笑臉。而如今這樣的笑臉在冰封凍結。本該童真的年紀,卻一臉愁苦,爲學業奔波。我們不應抱怨現在的孩子爲何圓滑世故,我們應反省是什麽造成了童真的遺失,又是什麽加劇了這種遺失的勢頭。
              反觀社會,我們清醒地看到一個充滿競爭意識,強調優勝劣汰的社會。當成年人大多在爲金錢名利所奔波時,當與孩子共處時的談資均爲事業發展、利潤虧損時,試問一張白紙又怎能不被沾染得墨迹斑斑?與此同時,將大人的不滿足強加于孩子幼小的成長曆程之中,狼爸、虎媽層出不窮的當下,一個孩子的童真不是被孩子淡忘,而是被一種惡性環境所扼殺。
              記得汪曾祺描寫金嶽霖先生時,曾有金先生拿大石榴與孩子們鬥雞,上課上到一半時捉虱子的場景。這些童真未泯的形象,讓我們認識到一個學者、一個智者不應爲虛浮名利鈎心鬥角忙碌終生,而應是對生活充滿了熱愛和積極的樂觀情緒。
              在一個鼓吹神童的時代,在我心裏,不是童亵渎了神,而是神亵渎了童。孩子的眼光是直線的,不會轉彎,也正因如此,他能看到我們遺失的美好,他的創造、他的發問讓我們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童真的目光,或許就像是穿越時空的愛,能夠照亮冰點以上的風景。
              這份童真,這份初心,倘若一直堅守,如同守護一株鮮紅欲滴的玫瑰,夢過于美好,守護也便更加沉重。天上人間,現實讓人們知道自由不過是獵人與獵物之間的距離。但爲什麽現實讓人們害怕得連一個夢的開端也不肯輕易地爲孩子許下呢?
              遺失的童真被一種潛在的暴力撕扯得支離破碎。最好的成長,不是小小年紀就考上了名牌大學,不是小小年紀就深谙世俗之法,不是小小年紀就揮毫千裏、琴聲悠揚。我更願看到“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的無憂閑適之景。未來或許殘酷,但心中有好奇、有想象、有創造,便不會畏懼。
              有些事終要經曆,那便到時深究,有些事如此美好,爲何不好好珍惜?遺失的童真,帶給了我們怅惘,但願這番省悟能讓天真無邪的笑聲在風中散播得更久一些。  

             古諺有雲:“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裏。”這是世代積累傳承的觀天經驗,但看雲卷雲舒,從微末中推測天氣變化,是種享受與樂趣。而回頭開啓電視,世界範圍內的天氣預報映入眼簾。兩種感知自然的途徑不同,卻無外乎爲觀得天氣,殊途同歸。自然並無需劃分出“近”與“遠”。
            對于自然,人理應借助科學發明和經驗去了解、通達宏觀層面,同時用細膩的心仔細體會和感受身邊的微觀自然之美,方可達成“宏通科學之道,微感自然之美”的境界,實現人、科學與自然最終的“和諧”。
            科學與自然從不曾分離。從古代各種水利工具的發明應用到如今發達的天氣監測預報系統發展,人類生産力的提高和科學進步一直相輔相成。人之于自然,甚爲渺小,人類沒有能力一一親自探尋自然的所有奧秘,因此自然似乎離人很遠。而科學應用,正是解決人想在宏觀上更好了解自然的需求的有力工具。通過電視,人類可以“足不出戶而知天下事”地獲取天氣信息、地理資訊,增長了自然知識、彌補了人自身能力和視野的局限。同時,科學知識對人形成科學思想也大有裨益。達爾文曾說,他對自然的興趣正是從前人的科學著作中萌生的,其中的科學理論,如生物的綱目屬種,都對他形成嚴謹的科學思維産生巨大作用。可見,利用科學感知自然,既便捷全面又有利于培養自然科學思維,正是“仰觀宇宙之大”的好方法。
            而“俯察品類之盛”則能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人生于自然,也歸于自然。漢字“性”中由一人和一生構成,可見人性之真必然離不開生態自然。中國古代有“生”的哲學,生生不息、物排列5走勢圖一體是古代哲人們不竭的追求。孟浩然、王維醉心于自然山水,感受天光雲影之變,細觀雲過水動之美,創作出“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這樣反映人與自然渾然一體的傳世佳句。人的生命,融于自然生態,同呼吸、共命運。因而多留心身邊微觀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方可融入自然,“微感自然之美”。
            中國儒家學說中重要的“和諧”思想,要求各方面達成統一與協調。在當下,人既不能肆意丟棄傳統感受自然的方式,也無法抵抗科技發展的潮流。因此,務必達成人、科學和自然的和諧統一。就像時興的觀星活動,利用高科技望遠鏡觀測遙遠星體的人們,也同時在夜晚的山上感受涼風與蟬鳴,“信可樂也”!
            宏通科學之道,微感自然之美。人既與自然親近、融入自然,又可以更高的視角認識自然。心有宏觀看待自然的“猛虎”,亦可微觀細嗅身邊的“薔薇”。

            本站頭條

            熱門標簽

            2001